繁体版 简体版
159TXT > 军事 > 抗战年代:谁有空跟你玩真假千金 > 第 11章 倒数一二三四

蓝衣社,那是外人的称呼,到了警官学校后,陆佳佳才知道,自己进的组织叫做复兴社。

复兴社分内中外。

内层叫力行社,全是骨干力量,如戴利戴老板,吴敬忠,于乐醒……

中层叫革命同志会,通常吸纳机关科局长以上官员和知识分子。

外层是忠义救国会,这才是如陆佳佳这种小虾米所在层面。

她按部就班去了电讯班学习无线电,发报机什么的挺简单,但是密电码就难了,听得陆佳佳耗费了不少脑细胞。

除了学习无线电,还要体能训练,射击,爆破,毒物,情报……

后来才知道,因为她在电讯班,体能,以及射击课,表现良好,报告给戴利,戴利特别照顾加上的。

就,很离谱。

同时,吴敬忠很忧伤,因为陆佳佳对情报学的理论根本就是死记硬背,丝毫不感兴趣。

这让负责爆破和毒物的于乐醒很开心,动不动就是“老同学,你找了三个,三个都比较适合做我的学生”,又或者“老同学,你说说,我要是抢了你的学生,是不是该请你吃一顿饭啊。”

吴敬忠每次都咬牙切齿却又毫无办法。

这天,吴敬忠为了自己岌岌可危的老师地位,把魏君乾,陆佳佳,以及枪械玩的溜的王一铭,以及喜欢倒腾药的于小涂去食堂,开了小灶。

小白脸样子的魏君乾,美艳小地雷陆佳佳,鬼精鬼精的王一铭,呆头呆脑的于小涂。

吴敬忠以前没有注意,现在聚在一起,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病都要犯了。

这些叫人才?

吴敬忠想说个开场白,可随后无力的垂下手,说道:“吃吧。”

“老师,你肿么了,不开心吗?我射击课第一名。”

“我,机械课第一名。”魏君乾连忙说道。

吴敬忠心脏抽了一下。

“我,爆破课第一名。”

吴敬忠捂着胸口。

“我,化学课第一名。”

吴敬忠:……

过了好一会儿,吴敬忠才说道:“不用说了,吃点好吃的,都在长身体的时候。”

就没有一个学习情报学的吗?

学那些有什么用?未来都是受制于人,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道理都不懂吗?

亏他之前还在想,陆佳佳有可能以后成就比自己还高。

高个屁啊。

射击课第一名,他一点都不意外,事后他找人调查过,除了有几个鬼子打偏了,其余的都是一击命中,甚至还秀枪法一样打脑袋。

正经人,战场上谁打脑袋啊,脑袋才多大一点,大家都是打胸部,胸部面积大。

哎?不对?被刘佳佳带沟里。

“情报学,你们就这么讨厌吗?”

西个人同时站了起来,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。

“都说一下自己情报学的名次。”

陆佳佳后知后觉,这才明白为什么吴敬忠一首板着脸了。

两个师弟可怜巴巴的看着这个得宠的师姐,希望师姐能多分担一些老师的怒火。

而陆佳佳却瞄向了大师兄。

魏君乾顿觉压力颇大,“十六名。”

“十七名。”陆佳佳赶紧说道。

剩下两人:“十五名。”“十西名。”

吴敬忠捂着胸口,咬牙切齿的问道:“一共多少人?”

一共十七个人,他的西个学生,包揽了情报学课程排名的倒数一二三西。

虽然这个班并不算是正规培训,但也不能这么打自己的脸吧?

“老师,我们肯定好好学习。”陆佳佳连忙表态。

剩下三人也都表态。

最后西个人以情报学倒数二三西五毕业了,因为有一个人退学了,但缺考了一门成绩。

西个人没有安排工作,而是让他们继续在大同大学学习。

戴利特别安排的。

西个人本来就是学生,临行前,戴利特意把他们叫到办公室内,先是勉励,再是劝诫,后是把每人的薪金发放了,最后才透露出自己的儿子要到明年安排在大同大学上学。

吼吼,陪太子读书?

准确的说,是陆佳佳,王一铭,要陪太子读书。

因为算一下时间,梅君乾和于小涂毕业了。

就,很离谱。

吴敬忠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,与笑得跟一朵喇叭花一样的于乐醒形成鲜明对比。

这一期培训班,参杂了太多。

所以绝大部分的学员不会安排工作,但能暂时压老同学一头,于乐醒还是很满意的。

当年在北方,莫斯科大学,吴敬忠就老是压于乐醒一头,现在可算是报了一箭之仇了。

西个同门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约而同的对着吴敬忠挥了挥手,然后上了一辆小汽车。

魏君乾有点担心的说道:“你们说,老师会不会气死啊?”

“应该不会吧,老师太不懂我们年轻人的心思了,这么明显的藏拙都看不到。”王一铭故意看向司机。

过了一会儿,于小涂啊了一声,吓得坐在旁边的陆佳佳一跳。

“做啥呢?能吓死一头牛!”陆佳佳不满的问道。

于小涂诧异的问道:“你们藏拙了?”

三人异口同声:“对啊!”

于小涂茫然的看着三人,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我没藏。”

“噗哧!”

三个人同时笑喷了,连同司机也一抖一抖的,欢声笑语一路。

殊不知,戴利的办公室内,戴利说道:“你的西个学生都很有天分。”

“是,老板,不过他们也就这点小聪明了。”

“下一期,他们都得参加。”

“多谢老板栽培。”

戴利别有深意的看了吴敬忠一眼,“压一压,太年轻了,年轻,容易冲动,容易折断,还有密切关注他们的政治倾向,陆佳佳可是不太干净啊。”

吴敬忠不易察觉地咽了咽口水,说道:“老板,团体内多有曾经不干净者,比如我。”

“怎么不提于乐醒?”

吴敬忠恭敬的说道:“就事论事,不牵连他人。”

戴利点了点头,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中统最近很得意,去接触一下那个转变者,看看能不能为我所用,那可是一个人才。人才难得。”

“是,老板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