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159TXT > 现代言情 > 明撩暗宠!傅机长跪地轻哄求名分 > 第70章 不能说男人不行

傅时墨的身体素质果然很好,吃过药睡了一觉,烧就退了,只剩下些轻微的感冒症状。

他却说都是那颗神奇药丸的功效。

许知俏不以为然,只是叮嘱他这两天别忘了吃,还需要巩固巩固。

“宝宝,你医术这么厉害,想不想开一家医院?”傅时墨提议。

他以前在国外根本不清楚许知俏会医术的事,更不知道她在哪儿工作,有没有工作。

就算他想了解,以她当时冰冷的性子,他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说不定还会惹她不快。

许知俏没有任何思考,直接摇头拒绝:

“不想。麻烦。”

就算她现在能与人正常交流,她也没达到师父那种超凡脱俗的境地。

如果遇到几个胡搅蛮缠的病患,她恐怕会一针把他们送到西天。

为了避免失手伤人,她还是尽量不要给自己找这种麻烦。

傅时墨也没再劝她,只是觉得有些可惜罢了。

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回京市?”许知俏问他:

“天气预报说云团快过去了,但不知道机场什么开放。”

“只要没有雷电就可以飞。”傅时墨拿过手机找到工作群看了看:

“暂时给我排了明天晚上回京市的航班。”

“你的身体能行吗?”许知俏有些担心。

“行,当然行。”傅时墨凑近了些,轻轻啄了一下她的唇:

“有许医生送的小药丸呢,药到病除!再说……”他嗓音忽然暧昧许多:

“宝宝,不能说男人不行。”

“没个正经……”许知俏瞪了他一眼,转过身去,嘴角却不经意地翘了起来。

这男人在外面人模狗样的,一进房间,关上门,就好像卸掉了伪装的浪荡鬼。

机场当晚果然重新开放,那些取消候补的航班陆续复飞。

许知俏扒拉着航班信息,特意买了傅时墨执飞的那趟航班,正付款时,傅时墨溜达到她身旁。

他刚洗过澡,像只大型犬贴到她身旁,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航班号,眼里顿时有了光。

“是不是觉得我开的飞机特别稳?”

来的时候她是无意中坐了他执飞的航班,没想到回去时还故意选择他执飞的这班。

傅时墨的骄傲显而易见。

许知俏却故意不接他的茬儿:

“没有,这趟航班折扣比较大。”

傅时墨暗暗磨牙,可在看到她唇角含笑的样子时,瞬间又明白了:

她在逗他。

许知俏没理他,继续淡定地交费,在线选座,直到电子票出来的时候,她手中一空,手机被他抽走放在一旁。

而他的手已经轻车熟路地探入她的睡衣中。

“别闹。”许知俏想要拍掉他的手,他却不依不饶地继续:

“许医生,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心口不一的人呢。我得摸摸看,你这颗心究竟是怎么想的。”

他嘴上虽然这样说,可手上却不老实地放在一处,许知俏耳朵一下子就红了。

她抬腿要踹他下去,他却顺势抓住她的脚腕,将她的长腿架在肩膀上,直接将她压了下去。

暧昧的气息洒在她耳畔,他轻笑着调侃:

“许医生,今晚想用这个姿势是吗?”

许知俏刚想骂他一句“流氓”,他却直接封住了她的唇,将她所有反驳全部吞噬干净,最后只留下难耐的细碎娇喘。

灯光昏黄,床影轻晃。

雨渐渐小了,顺着半敞的窗户飘入房间,明明是清凉的水滴,却被屋内的灼热烫化,落在地上片刻,便消失了踪迹。

这一室灯光摇曳,直到天明方才停歇。

许知俏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只记得那场雨似乎下了一夜。

淅沥沥的雨声和水声交织,成了最好的催眠曲。

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,傅时墨已经走了。

他临走时特意给她留了一条消息,告诉她自己要提前去机场准备,飞机上见。

同时附赠了一张自拍照。

虽说是自拍,可他却故意将她当作背景板。

他的脸只占了屏幕一点点位置,其余的画面都是躺在床上熟睡的她。

许知俏看着那张被他们俩折腾的不像样子的凌乱床铺,脑海中回忆起昨晚的种种,脸瞬间又热了许多。

不过即便有些难为情,她还是点开大图,长按保存……

许知俏到达机场时,距离起飞还有两个多小时。

过了安检之后,她打算找个地方去吃点东西,手机却在这时响了。

她看了一眼来显,吃饭的心情瞬间没了。

电话是许正浩打来的,电话刚一接通,对方就开门见山地问她:

“之前和你说的那笔钱,什么时候才能打过来?”

许知俏想起来了,许正浩在拿到1个亿之后,又以公司资金不足为由,向她狮子大开口,再次索要5000万,可她当时拒绝了。

本以为这事就不了了之了,却没想到他还记着这茬儿。

许知俏眼神一瞬间冷了下来。

她不答反问:“之前你说给我母亲的遗物,也还没有兑现。”

许正浩瞬间噎住,他确实用遗物威胁她和自己去傅家,但事后以东西都堆在杂物间需要仔细翻找这个借口搪塞过去,直到今天也没兑现。

“东西就在杂物间呢,只是我没时间找。公司的事焦头烂额,现金流又供应不上。”许正浩硬气开口:

“你只要再给我5000万,我把公司的事处理清楚,就有时间去找了……”

“不必那么麻烦。”许知俏眼底浸着冷意:

“我明天去你家,自己找。”

“那钱呢?”许正浩在意的只有钱。

许知俏嘲讽地笑了笑:“许总,你让我陪你去傅家,我已经去了,怎么还要用这些东西,再敲诈我5000万吗?”

“什么叫敲诈?”许正浩顿时急了:“我只是因为资金周转不开才向你开口的!再说,这本来就是你妈留下的公司……”

“可你不是改了公司名字吗?”许知俏终于说出了一直憋在心底的话:

“口口声声说是她的公司,可你当年为什么要将公司改成姓‘许’?”

一句话便让许正浩没了反驳的底气。

他迟疑了半晌,才终于放软了语气,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:

“当年的事我也是没办法,你妈去世之后,公司若不重组,势必会影响今后发展……”

许知俏不愿意再听他废话,直接打断:

“就这样吧,明天我回去拿东西。钱的事,再说。”

挂断电话,许知俏感觉心情有些糟。

她以前不是没和许正浩发生过争执,但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么心烦意乱的。

可能正如夏医生所说,她的情感在一点点回归,但不仅限于那些美好的一面,同时她也将体会到那些负面的、令人不快的情感。

人的情感本身就是多种多样的。

事情本来也各有利弊。

许知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还没将这股烦躁的情绪压下去,便瞧见不远处走过来一道熟悉身影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