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159TXT > 都市 > 一夜之间我逆袭成为顶级巨头 > 第148章 宁叫神陨,勿教魔逃!

在那艘观光飞舟之内,颜良启动了自己的法阵驱动轮椅,返回到船舱之中。早已在此等候的一大群修士纷纷起身迎接,眼中流露出敬畏之意。这些修士个个英姿焕发,眼神犀利,有的脸颊上留下战斗的伤痕,透露出凶猛的气息,仿佛随时准备投身战场,显得极其骇人。他们的眼眸深处,弥漫着对龙渊深仇大恨的炽热火焰。

三年前,那个神秘的修真势力龙渊骤然崛起,横扫整个华夏修炼界的各方势力,并逐一将其剿灭。这些人正是那次清剿行动中侥幸逃脱的修士,也是那些覆灭势力的残部余孽。在颜良的带领下,他们誓要重整旗鼓,合力推翻龙渊在华夏修炼界的统治地位。

“我可以肯定,那位暴君此刻正在蜃楼之中。”

颜良驾驭法阵驱动轮椅,来到了众修士面前,威严肃穆地道出这一惊天秘密。

“我们每一个人……”

“都有着自己的宗门归属,有着赖以生存的修炼圣地,有着相伴左右的妻子,还有那些嗷嗷待哺的稚子。”

“是龙渊……”

“是龙渊焚烧了我们的修炼圣地,残杀了我们的亲人,毁灭了我们辛辛苦苦构筑的一切。”

说着这话,颜良瞥了一眼自己因修炼事故导致残疾的下半身,眼中喷涌而出的仇恨火焰剧烈翻腾,愤怒至极。

“但我们并未被龙渊击败!”

“因为我们尚有一息尚存,仍有坚定的信念支撑,我们是无法被征服的!”

“推翻龙渊!”

“嚯~破阵龙渊!”

“嚯~嚯~破阵龙渊!”

“嚯~嚯~嚯~”

颜良话语甫落,聚集于法舟内室的修炼余孽,气势如虹,纷纷握拳响应号召。

“蜃楼仙舟,虽形体恢弘,毕竟只是木灵架构,我等何不施展一道火焰真诀,将其化为灰烬。”有人提议道。

也有修士反驳:“一把火烧尽?此举是否过于轻率?那蜃楼之上,可是承载着金陵半数以上的仙门权贵与富商巨贾啊。”

“甚至连南部海域的霸主,秦烈镇南王,亦身在其中。”

“如此一来,岂非是要将那些无辜的修士一同葬送于火海之中?”

“……”

正当群议未决之时,颜良挥手打断,双眸犹如苍鹰般犀利,语气森冷地道。

“刚才,是谁提到了无辜?”

“是他?”

一名身形消瘦的修士,在几人的指认下现出原形。“掌掴之罚!”

颜良紧锁眉头,下令冰冷无情地呵斥道。

刹那间,四周之人迅速围住那名消瘦修士,一记记真元凝聚的巴掌接踵而至。

“啪~啪~”

伴随着清脆的真元击打之声响起,在场修士无动于衷,面容冷漠,仿佛一群失去了情感的冷血生灵。

“罢了。”

直至那名消瘦修士面部肿胀不堪,颜良这才止住惩罚,并环视在场之人,沉声教诲道。

“那些人富有仙晶,手握权柄,世间修行资源被他们垄断,怎称得上无辜?”

“反观吾辈,人人漂泊流离,家庭破碎,吾等才是真正无辜者,明白否?”

在场修士面面相觑,无人胆敢再多言一句。尽管颜良已身负重创,但他那份修为带来的威慑仍在,更何况众人自愿拜服其下,以其为首领。

“那些人,即便是丧生于意外,又有何不可?”

颜良继续言辞激烈,言语之间充满对权贵们的嫉妒、愤慨与不甘,他渴望取而代之。

想当年,颜良广招弟子,聚拢力量,创立宗派,无非是为了更好地追求大道法则与权力地位。

然而,事与愿违,正当颜良初步建立起一定的修为底蕴,积累了丰富的资源与势力,未曾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——龙渊,而且对方的实力强大到难以抵挡。

他的修行资源、权力地位,乃至逝去的妻子、残损的身体,一切的一切,全被龙渊一手夺走。

对此,颜良怀恨在心,对这位暴君之恨深入骨髓,无时不刻不在幻想能够看清暴君的真实面目,亲手刺入其胸膛,以热血冲刷仇恨。

收回思绪,颜良眼中闪过一丝冷冽光芒,眉宇间的寒意愈发浓郁,朝在场修士厉声道:

“诸位……”

“今夜务必做好万全准备。”

“不论那位暴君是否藏匿于蜃楼仙舟之内,本座也要设法将其诱出,给予其致命一击。”

……

此时此刻,在蜃楼仙舟上。

面对秦烈的到来,即便平素对秦家颇有微词的韩梦曦,今日身为寿星公,自当表现出欢迎之意。秦烈的到场助兴,也为韩梦曦的生辰宴提升了更高的档次。

他日之后,提及韩梦曦之名,人们便会联想起这次盛况空前的生辰盛宴。

人们皆传,韩梦曦于金陵之地游刃有余,人脉深厚,连镇守南疆的秦烈王也要对她礼敬三分。随着夜色缓缓降临,那些昼夜辛劳之人纷纷退去,然而更多的宾客却选择逗留于蜃楼之上,静待夜晚那璀璨的仙术烟花表演。

矗立于蜃楼之巅,韩梦曦依偎于江亭的怀抱之中,二人情感交融。自那次沪海市的分离与夫妻间的误会过后,他们久未有过如此亲密的时刻。彼此的眼眸中倒映着对方的身影,如同星河映照天际。

今日的韩梦曦,在金陵城中无人不晓,无人不赞,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人物,乃至整个修炼界的翘楚。此刻,她感觉自己仿佛是世间最为幸运的女子。金陵江畔的深秋之夜,江面寒气透骨,江亭便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黑袍大氅,轻轻覆在韩梦曦肩头。

感受到江亭体内温热的气息,韩梦曦更加紧紧地拥抱着他,犹豫片刻后,开口问道:“江亭,我还是对你如何从一个平凡至极的世俗底层,一步步登上如今修行界人财两旺的位置感到好奇。”

对此,江亭微微扬眉,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作答。毕竟有关他替代前任暴君之事,他是断然不会对外泄露的,以免引起修为高强者的觊觎与纷扰。

“告诉我,好吗?”韩梦曦再次追问,眼中闪烁着深切的渴望。她并非有意探求他的秘密,只是希望能够更加深入地理解江亭,以期增进他们夫妇之间的感情。

就在这一刻,蜃楼上空绽放出绚烂的仙术烟花,直入九天,使得这片夜空犹如仙境般斑斓夺目。站在蜃楼甲板上的宾客们纷纷仰首欣赏,有的人更是取出法宝摄录下这一珍贵瞬间。

江亭亦抬眼望向那漫天烟火,一阵恍惚之后,才缓缓说道:“其实,按照常理来说,我早已不在人世。”

听到此言,韩梦曦不禁微微一惊,不明白江亭想要传达的意思何在。

江亭脸上掠过一丝苦笑:“没错,过去的我,只是沪海市一名毫不起眼的送信修士,没有财力、没有势力、没有任何根基,穷困潦倒,人人都可以随意欺凌。”

“你知道吗?”

讲到此处,江亭神情显得有些激愤:“我能有今天的地位,不得不承认,全是拜蒋卓所赐。”

“哼……”  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