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159TXT > 现代言情 > 开局陪葬?娘娘她拉着王爷祸乱后宫 > 第281章 强词夺理

难怪那么熟悉,想到这里,商书婉瞬间收回自己的视线,转移到他国公主身上。

“这样,我把哥哥送给你,你把王爷让给我怎么样?”

公主的一番话,让在场人更为吃惊。

商书婉听后先俩娜娜觉得好笑,这公主实在很有意思,喜欢一个人这么明了。

“馨儿,别胡闹,这里不是曼城国。”

程梓岚向来对这表妹很是无奈,没想到才几年没见,她的胆子是越发大了,竟敢说出这番虎狼之词。

”哥哥,我没开玩笑,我说的是真的,难道你对她没有这个感觉?”

从她进门时,明显感到身边的表哥眼不眨一下地直望着人家,要不是因为喜欢,他会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王妃看嘛!

她与哥哥不一样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干嘛老藏着掖着的。

他们兄妹两人的对话全被在场的众人听了去,商书婉感到很是无奈。

“好了好了,都回座位上吧。”

皇上的话瞬间解除场内紧张的气氛。

商书婉往王爷身边一坐坐,没想到他竟往外移了下。

商书婉不解,抬起头斜视了他一眼,随后又往他身边靠了靠,可没想到再次被他躲开。

这家伙的醋意竟然这么大,之前他不是笑得挺开心的。

“只许官兵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,你还真是霸道。”

商书婉小声嘟囔着,全被一旁的萧瀚墨听了去。

他歪着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将心中的不满完全发泄到酒杯中,一口灌下。

“曼城国太子殿下,据朕所知,很多年前你们便不再外交,不知今日前来所为何事?”

大殿上响起了皇上的声音。

程梓岚走到台中间,双手握拳:“皇上,不知你可听说我国失踪的香灵公主?”

”朕好像听过,怎么了?”

“皇上,香灵公主正是我的妹妹,当年爱上了一个商人,父王母后自然不许,却没想到几日后她便离家出走,这一走就是二十年。”

“朕记得当时你们散尽国库,也要找到的公主,可是你口中的这位?”

“是的,没错就是她,本来我们手中确实有几分线索,可无奈悬赏的钱币太多,许多人都给出了假消息,至此才耽搁了下来。”

“那你说这话是何意?难道你们是找到了?”

程梓岚想了想说道:“皇上,几年前我得到消息,说我妹妹在你们玄天国现过身,所以我才偷偷的前来查看,却没想到竟遭到埋伏,将我关在永无天日的地牢中,这一关便是七年。”

商书婉因程梓岚的话惊掉了手中的筷子,她看着坐在对面的程梓岚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“怎么,你是没见过男人吗?口水流一桌。”

商书婉立即抬起手臂,随后将衣袖往嘴角擦去。

却没想到竟惹来萧瀚墨的一阵轻笑,这才发现自己竟上了他的当。

“萧瀚墨,你没有听见他说的话吗他该不会就是我救下的那个男人?”

萧瀚墨听后,忍不住笑道:”看来你也没有那么笨,还知道是你救了他,我以为你忘了呢?”

“原来你早就知道了。“

商书婉拍案站起,怒视着坐在面前,脸上挂着笑意的萧瀚墨。

可随着她的站起,喧哗四周瞬间安静下来,商书婉这才缓过神来。

“萧王妃,你是有什么事吗?”

皇上坐在龙椅上,凝视着她。

商书婉听后,赶紧摆摆手,干笑了几声后这才坐回到座位上。

突然感到一道灼热的眼神正射向自己,不用看,她也知道能用这种眼神看向自己的,除了对面的程梓岚外,再无旁人。

“难道那家伙知道是我救了他?”

商书婉嘀咕着,萧瀚墨听后淡淡地说多了句:“他可不是白痴。”

萧瀚墨的一句话,让在迷雾中的商书婉清醒了不少。

皇上没有看向上书婉,继续发问着:“殿下,你的意思是我们的人把你关在地牢?”

程梓岚冷笑着:“是的。”

皇上笑道:“这怎么可能,没有朕的允许,谁会私自关押你们,你一定是记错了。”

说完,便大笑出声,随后在场的官员也都笑了起来,只有商书婉与程梓岚等人的脸色很是难看。

果然如萧瀚墨所想,皇上定会否决。

“是吗?打我之人就在这宴会中,难道我会瞎说不成?”

程梓岚挽起衣袖,露出淡淡的鞭痕。

“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那你又是怎么逃脱的?还有你不可能不知道是谁关了你吧!”

赵将军从座位上站起,走到台中央,对着程梓岚就是一顿痛诉。

“王爷,你说他知不知道将军就是打他之人?”

商书婉低声问着。

对于商书婉的疑问,萧瀚墨也不敢肯定,但至少他有疑惑的对象才是。

“先看看再说。”

这时只有静观其变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“是,你说的没错,若不是中途出了意外我也不可能活到现在,只是没想到你们玄天国竟是个缩头乌龟,敢做不敢当。”

听他说的话,压在赵子恒心上的石头瞬间落了地。

本想杀了他来引起两国之间的乱战,却没想到竟被他给逃脱出来,而且还完好无损地站在他的面前。

究竟是谁将他救出,至今下人都没有查清。

“一派胡言,之前你说关押至地牢,为你何人所为,你却又说不清楚,问你救命之人,你却又含糊其辞,你以为随便弄点伤,就可歪曲事实?”

商书婉从座位上站起,走到他们之间,对着皇上说道:“皇爷爷,我倒不这么认为?”

商书婉的话引起了皇上的兴趣,她立即问道:“你有什么见解。”

“皇爷爷,我见殿下的伤不像是假的,而且殿下一口咬定是在我国发生的事,那他一定是有依据,否则他也不会随口说出这番话,毕竟殿下的名声大家还是知道的。”

商书婉仔细地看了看站在面前的程梓岚,短短两年未见,他的身体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多了,看来之前的治疗没有白费,可惜他身上的伤疤太过密集,有的要留下疤痕,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