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159TXT > 都市 > 七零之为了好生活每天都在哄疯批 > 第2525章 酒醉

听麦芽这么的诚实,都回微微笑了笑,突然把然圈进怀里,语气里满是心疼的说道:“麦芽,对不起啊,只这一次,以后无论是谁和你比,都比不过了。”

以后关莹要是再次出现,那他肯定会一直拉着麦芽,不让她自已离开了。

麦芽到底是个好哄的性格,听了都回的两句好话,整个人都开心了起来,心里也不再不舒服了。

这边的两个人,三言两语的,就把事情说开,欢欢喜喜的去看电影了,那边的关莹在饭店里哭了一场,回到家以后,就把自已关在了屋子里。

“大姐怎么了?”

关莹弟媳妇,看着大姑姐红着眼睛回来,满脸好奇的,对着自家男人问道。

关莹她弟弟,听了媳妇的话,摇了摇头,示意她不要管以后,就去敲门了。

“大姐,你怎么了?要不要吃饭啊?”

关莹的弟弟,对她其实是感激的,因为要是没有姐夫的帮忙,他估计也不会从农村走出来,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。

可最近大姐竟然和姐夫离婚了,这让关莹的弟弟,真的不知道,要怎么劝她好了。

“我不吃了,不要敲了。”

因为都回的关系,关莹这些年,在家都是横着走的,因为所有人都要给她面子。

自已男人厉害,又不在乎给她娘家花钱,关莹的脸面被他给的足足的。

可现在都回不要她了,关莹的整颗心都空了。

关莹出去一趟,回来就把自已关在屋子里,不说弟弟弟媳妇,家里的两个老人,也是非常上火的。

可大闺女就这样,半死不活的在屋里躺着,关莹她妈实在是坐不住了。

“关莹啊,你出来,妈想和你说说话。”

关莹他妈小心翼翼的,对着里面的闺女说道。

“妈,你什么都不用说了,明天我就走,求你别烦我了。”

她爸一整个下午,都在屋里咳嗽,关莹实在是受不了家里压抑的气氛,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。

出国手续马上就要办好,她最近去酒店住也是一样的。

“关莹啊,听妈一句劝,赶紧去找都回,和他和好吧。”

关莹她妈,不知道闺女已经去找过都回,还在苦口婆心的,对着她劝道。

关莹本来想着,明天在去酒店的,被她妈一磨叽,立马就改变了主意,拎着行李箱,就走了出来。

“关莹啊,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啊?”

关莹她妈见闺女拎着箱子,皱了皱眉,满脸不解的问道。

“妈,我去酒店住。”

关莹对着她妈说了这么一句,就去门口换鞋了,没敢去屋里气爸爸。

“关莹啊,你能不能让妈省点心啊,都回那么好的人,你......”

“妈!”

关莹实在受不了,她妈一口一个都回好,穿好鞋以后站起身,满脸愤怒的喊道:“妈,搞搞清楚,是人家有了新欢,我要我了,难道你想让我跪着求他吗?”

“什么?”

关莹她妈不相信,都回那么好的孩子......

“关莹啊,你实在太能作了,好好的国内不待,愣是把都回那么好的人给弄丢了,国外真的就那么好吗?”

关莹她妈哭着,对着闺女大声的喊道。

她不能理解,为啥父母都在国内,但关莹却非要出国,难道是嫌弃他们是累赘吗?

关莹现在的心情特别不好,也不想和她妈再说下去,皱着眉,拉着一张脸就打开了门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国内有什么好的?每天都有烦心事,国外自由自在,谁也烦不到她。

关莹从家里出来以后,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,重新返回市里,找了一家酒店就住了进去。

可等她到了酒店以后,洗了个澡刚刚躺下,还没睡着呢,就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“关莹,你还好吗?我回国了。”

电话是关莹的上司打来的,两个人一起出国,应该也是回来办手续的。

“祁鶴?你在哪里?”

关莹微微的从床上坐起来,对着电话那头问道。

“我在w市,你在县城吗?我想去看你。”

电话那头的祁鶴,情绪低落,说出的话,满是祈求。

“我没有在县城,在w市的上城酒店。”

以前的关莹,除了工作,是不会多跟这个上司有牵扯的,今天她心情不好,所以就把自已酒店的位置说了出来。

祁鶴得到了关莹的具体位置,立马挂断电话,没一会,就到了宾馆了。

“祁鶴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关莹见到祁鶴,对着他问道。

“前几天就回来了。”

祁鶴看了一眼,明显瘦了好多的关莹,皱了皱眉,对着她关心的问道:“关莹,你怎么了?为啥瘦了?”

关莹在祁鶴的眼中,一直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,可他已经追了她很多年,却依旧没有得到回应。

“我......”

关莹稍微犹豫了一下,对着祁鶴说道:“我离婚了。”

“什么?你离婚了?”

祁鶴走进关莹的屋里,满脸震惊的,对着她喊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啊?”

“就前段时间。”

关莹脸色有些微微不好的,对着祁鶴说道。

祁鶴听关莹终于离婚了,心里高兴,但怕她看出来,赶紧就掩饰的,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。

“关莹,怎么好好的,离婚了呢?”

关莹之所以不答应自已,原因其实很简单,那就是家里有个很好的男人在等他。

可这才回来几天,两个人就离婚了,祁鶴还真的奇怪。

关莹不想说,自已和都回是因为什么离婚的,叹口气,对着祁鶴说道:“祁鶴,你别问了,离了就是离了,你吃饭了吗?咱们喝点?”

最近因为离婚的事情,关莹心里特别的难受,见到祁鶴以后,就想痛痛快快的喝一场了。

祁鶴对关莹的话,一直言听计从,听她想要喝点,想都没想,点点头就答应了下来。

他出去买了两瓶好酒回来,带了两道下酒菜,两个人坐在酒店的房间里,面对面的坐下,就开始喝上了。

在国外的时候,关莹的酒量很好,两个人出去应酬的时候,她也经常帮祁鶴挡酒。

可能是今天的心情不好,也可能是酒的度数有些高,反正第二瓶刚打开,她就有些微微的迷糊了。

“祁鶴,我想不通,我真的想不通,为什么都回变心了,为什么,为什么啊?”

关莹是真心爱过都回的,虽然这几年两口子没在一起,感情有些淡了,可她也从来没有想过,他们有分开的一天。

“关莹,你别难过了,既然分开了,就要往前看,咱们抓紧办手续,弄好之后就离开这里。”

祁鶴也不喜欢在国内待着,想速战速决,办完手续就出国。

“可我不甘心,祁鶴,我真的不甘心啊。”

关莹喝点酒,也不再控制自已的情绪,靠在祁鶴的腿上,就“呜呜”的哭了起来。

祁鶴舍不得关莹哭,伸手揽住她的肩膀,轻轻拍着,声音低低的哄道:“关莹,你别哭,我真的心疼。”

关莹此时哭的不能自已,根本就没有注意听祁鶴的话,还沉浸自已的悲伤里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